实现互利共生 促进集团化办学健康发展

ii918博天堂

2018-10-12

  互利共生是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可持续发展的理想生态  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是指在教育行政部门的推动下,以名校为核心,联合普通校组成一个学校发展共同体,通过校际合作与资源共享的方式,实现普通校质量提升的一种合作办学模式。

集团化办学的目的在于通过提升普通校的办学质量,最终实现区域内优质教育资源的总量增长与均衡发展。 其中,如何开展有效的校际合作与资源共享是实现优质提升的核心问题。 那么,为何互利共生关系是我国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的发展方向?第一,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的运行,依赖于学校间的合作交流与资源共享,有效的合作与共享依赖于良好的学校间关系;第二,良好的合作关系的本质是互利互惠、相互依赖、实现共赢,这就意味着良好的学校间合作关系是要充分发挥合作办学的优势,不是简单的名校资源输出与普通校资源输入的加减法,而是要在资源流动中相互促进、共同提升,最终才能实现区域优质资源总量的增长;第三,基础教育集团是一个与外界有联系但又相对独立的“生态系统”。

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是一个共生系统,系统内的共生单元之间是一种互利共生关系,这种关系具有稳定、循环、自我调节、资源共享、共同提升的特点与优势。 同样,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内部良好的学校间关系也应是互利共生的生态关系,这种互利共生关系指的是名校与普通校基于平等的地位,通过协商合作、资源循环、优势互补等途径,实现双方的特色发展与质量提升,进而促使区域优质教育资源的总量增长。 在集团化办学之前,学校在教育生态环境中大多处于相互竞争的关系,集团化办学打破了原有的相对独立的生态关系,几所学校被捆绑形成新的学校发展共同体,由此,不同学校间便开始产生更为密切的合作。   集团化办学学校间互利共生关系的表征  稳定与平衡  学校间的互利共生关系决定了名校与普通校之间相互依存,合作共赢。 在实践过程中,集团内统一的规章制度使得不同学校之间产生相互作用,单个成员学校在办学过程中所采取的策略等因素都会对其他学校产生不同的影响,例如优质学校的资源输出将会对薄弱学校的办学理念、教学活动、课程设置等有所影响,反过来,薄弱学校的探索与改变也会影响着集团对优质学校职责效能的评价。

这样一种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的关系机制能够使基础教育集团内部实现动态平衡。   共享与流动  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与流动是提升集团内学校办学能力的重要途径之一,互利共生关系下的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具有相互尊重、彼此共存、合作协商、互惠共赢的本质特征。 在基础教育集团内部,主要的共享资源包括优质师资、特色课程、学校活动以及管理经验等,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与流动一方面缩小了学校间的办学环境与物质资源的差距,另一方面为普通校提供了学习与提升的机会。   循环再生  基础教育集团内的优质教育资源通过互利共生传导机制,一方面将有限的优质资源输出给普通校,普通校经过融合内化生成新的优质资源;另一方面,通过委托管理、跟岗学习等途径,名校对普通校的部分资源进行转化与提升,实现优质资源的增长。

由此,学校间的互利共生关系使得基础教育集团形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循环再生系统。   自我调节  互利共生关系使得名校与普通校之间是密切联系、相互依存的,当一方发生变化的时候,会引起另一方出现一系列相应变化,而这些变化又会反过来对一方产生影响。 稳定的互利共生关系能够使学校自身以及学校之间通过自我调节来应对变化,从而维持系统的动态平衡。

基础教育集团是一个复杂而庞大的组织,集团内如果出现了问题,往往很难及时发现和解决。 通过自我调节机制和反馈机制,成员学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应对变化与挑战。

  互惠共赢  我国的基础教育集团大多是由政府推动形成,地方政府为提高当地基础教育发展质量,主动选择将部分优质学校与相对薄弱学校捆绑形成基础教育集团,成员学校被动地处于服从地位,由此缺乏实践探索的自主性与积极性,容易导致集团内成员学校的消极应对。

学校间的互利共生关系,强调名校与普通校之间的平等协商与合作,尊重双方的话语权和办学自主权,有利于不同学校在合作中再生优质资源,实现成员学校的积极共存和共同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