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剑修:货币战争与当今的国际经济危机

ii918博天堂

2018-10-10

朱剑修:货币战争与当今的国际经济危机http://:10:07 来源:  【字号】  货币战争与当今的国际经济危机  ——重读《货币战争》之感想  当初我在阅读这本书时,正值金融危机在全世界蔓延,之后又陆续在网上看到宋鸿兵先生的一些访谈,对其能在2007年初就预见到这场金融危机的爆发无比钦佩,此番重读,也引发了我对金融领域一些问题的深度思考。

  宋鸿兵先生对金融危机的看法主要是一种阴谋论,这点我并不赞同。 我认为,这次危机的直接诱因是“次贷”引发的金融危机,而金融衍生产品的过度创新放大了这次“次贷”危机,进而演变成全球性的金融风暴。

表面上看西方国家房地产市场周期性的涨跌,本来是很正常的市场表现,但此次引发如此严重的金融危机,与金融创新密切相关。 贷款机构将其放出去的贷款进行资产证券化,变成证券产品后销售给投资银行。 投资银行再利用“精湛”的金融工程技术,进行打包、分割、组合,变身成新的金融产品,出售给对冲基金、保险公司。

在创新的旗号下,投机行为一波一波地被推向高峰,金融日益与实体经济脱节,虚拟经济的泡沫被金融创新越吹越大。

当这些创新产品的本源——次级住房信贷资产出现问题时,经过放大十倍甚至几十倍的金融杠杆效应后,金融市场就会发生剧烈动荡。

  我认为,导致当前世界经济危机根本原因仍然是资本主义的本质造成的。

要了解本轮经济危机必须向前追溯历史,否则很难看清里面的关键变化。

所以,本轮危机至少应该从越战开始追溯起。

在越南,美国是军事、经济、政治全方位地遭受重创。 为了解决危机,美国最终在1971年将美元与黄金脱钩,使得美国可以通过发行过量货币来完成从危机中走出。

  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国理论上已经拥有了滥发货币的权力。 但是,这一权力受制于一点——资源价格的控制。 因为,如果不能控制资源价格,那么美国滥发货币必然导致资源价格大幅上涨,而资源价格的大幅上涨不但会损害世界经济,同时会反噬美国经济。 一旦世界经济进入一种美国不可控制的循环,美元国际地位必然受损甚至崩溃。

因此,美国要想实现对世界贸易、经济、金融、货币等一系列的控制权,必须在美元与黄金脱钩后,拿到资源的定价权。

于是,1973年5月,84位世界顶尖的金融和政界人士悄悄聚集到了瑞典银行业名门瓦伦堡家族的海岛度假胜地索尔茨约巴登。

在由“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组织的这次密会上,美国代表沃尔特·利维生动地描绘了欧佩克(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石油收益即将出现4倍增长的“愿景”。

实际上,美国政府、金融资本家等相关方面已经完成了准备对石油价格的操控。 此时,1973年的中东战争爆发了,这是一个最佳切入点。